我与绝望并存

Kiss me hard before you go

Summer time sadness

*阿十八

*污,很污,非常污

*ooc

*大概是粟田口×一期一振,道具play有,雷者勿看

*纯粹兴趣使然

*被河蟹了发不出去附图片地址

*标题绝对不是我弄好之后发现忘打了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红螯蛛

http://ww2.sinaimg.cn/mw690/005NvzxDjw1ew2ackaid3j30c86dvqv5.jpg

于你的呼吸中沉睡

在海与天相接的地方,我对你说了谎。

阳光洒在你坚毅的脸庞,眸中有碧水荡漾。

你深深吻了我,在这会立下海誓山盟的地方。

保护好自己,你的眉头锁住的是时光。

我笑着答应,

你呀,总是保护过度了呐,

从这份感情相交于疯狂。

你的影子被拉的斜长,我在你身后独自彷徨。

你的背影宽厚稳重,一次次将我埋葬。

每一丝的气味都让我陶醉,每一次的交姌都让我癫狂。

我留下了你的烟草味,你留下了我的爱与罪。

你从未说过永远,我心照不宣,

这场旅途注定是死神的盛宴。

我已无惧无畏。

血泊中我胡乱想起了以前,走马灯一样旋转绊牵。

微风拂过,你的黑发遮住了我的眼。

你一身白衣站在窗前,再次相...

空想

天上的乌云重的要塌下来,站台周围的人群中弥散着阴郁的气息。真不是个好日子,他想。他从怀中掏出了什么东西,那是一枚小巧精致的银质女士怀表,上面细密的花纹不深不浅的镌刻于盖子上,秀气不失华丽。打开,盖上,打开,又盖上,如此循环了几次,终于他又放回了怀里。他抬头四处张望,似乎在寻觅着什么,片刻后他涣散的焦距渐渐集中在一点上,一个女人吸引了他的注意。长裙宽檐帽,标准的中世纪打扮。长长的栗棕色头发粗糙的编了个麻花挽在颈后,周围细碎的发丝被汗水打湿黏在了皮肤上。手腕纤细异常,仿佛稍稍一用力就能折断,这样脆弱的手腕终端却连着一个看起来奇重无比的箱子,而那女人在拖着这家伙奋力前行,时不时停下来喘口气,而后...

空想

想要奔跑,想要呼嚎,想要逃离这狭小的囚牢。

鸟儿在笑我,鱼儿在嘲讽我,天上的星星在向我炫耀他们的骄傲。

我悲伤,我迷惘,我孤寂,我凄凉,我的泪水千行。

挣扎不过小小的抵抗,真正的感情无法释放。

没有人来救我,没有人会疼爱我,没有人会在乎我卑贱的疯狂。夕阳每天每天都在刺伤我混沌的心脏。

嘿,你的双手为何攥着钥匙不放?

可叹碎镜不重缘


舞姬银设定,BE慎戳。

01.

太平盛世之下,必有淫秽之风盛行。

而在这个时代,最风靡一时的娱乐,乃舞扇之姬。

坐落于江户的名曰歌舞伎町的街道,是最位于国家中心的,也便最是鱼龙混杂,各种灯红酒绿之处。而在这个本不平凡街道,更出了个奇人。

“接下来,各位客观请看好了!这可是现世间难得一见的男舞姬!”

跑堂儿声响起,台下屏息。

当当当,打板儿响起三声,一双玉足缓缓从布幔后踱步而出。赤足带出之人,衣袖掩面,红袍只着了半身,另半身赤裸,却在腹部处绕了层绷带,匀称完美的肌肉配上妖赤浴袍,更显柔中带刚。黑色绸布长裤紧贴着修长结实的双腿,移动之中半隐半现格外撩人。赤膊向后支起,皓腕端着一把折...

土银日常段子【教师节】

#土银#
#3z#
今天是教师节,土方君会送我什么礼物呢?银八三三心情极好地来到学校,每当看到土方就一脸期待地向他望去,可土方貌似没丝毫察觉,照样该玩玩该吃吃。没事,土方君一定是想给我个惊喜,银八三三自我安慰道。到了下午,土方照样没什么反常举动,银八开始不安了。心急的银八在土方眼前晃来晃去——自习的时候不断在土方桌旁的过道走来走去,结果被后排的女生告了性骚扰;打球的时候靠着篮球架看jump,结果被突然飞来的球砸的脑袋直冒星。临下班时,身心俱疲的三三决心三个月都不再让土方碰他了。走进办公室,却发现桌子上竟然多了个小盒子!盒子上写着:教师节快乐,土方十四郎敬上。世界顿时明亮的银八三三满怀欣喜地拆开了盒...

“喂,你在这里做什么?现在这条街道已经被天人炸的面目全非,还活着的都去避难了,你也赶快逃吧!不然会死的!”
独自蹲在一块石头前的独臂男人默默抬头望了眼这逃亡的旅人,眼中死水般毫无起伏。
“我,不会走的。”
“你在说什么啊!没了条胳膊就已经万幸了,不快点逃走连命都会丢了啊!”
“我,不会走的。”
“好心提醒你这家伙还不领情!真是不可理喻!”
旅人愤愤的走掉了。
“没了条胳膊,不过就是少了一个挖鼻屎的工具而已。我的刀,还在。街道?国家?随他毁灭好了。我所守护的东西啊,不管以前还是现在,都没有一样保护的了的,可是,眼睁睁掉落在我面前的,我又怎能不去捡啊。哪怕挫骨扬灰,哪怕堕落成恶鬼,约定好的事,就要遵守。不然,连...

一个糟糕脑洞的不完全产物

狼烟四起,血光飞溅。幕府城池内一片乱世景象。

银发男人挥舞着木刀不断在人群中游走砍杀,黑压压的人群中一片银光舞动,分外惹眼。银光所过之处无一不流血千里!

银白色的头发沾染上的鲜血已凝固,白色卷云浴衣上绽放着一朵朵艳丽的红花。那迅猛的身手,宛若当年攘夷战场上的白夜叉再世!

可男人的刀光剑影间,早已不见了当年的鲁莽稚气,更多的是沉稳坚毅。

就算武功再强,也寡不敌众。银发男人身体已血肉模糊,疼痛感早已在强大的精神压力下麻木。身体只是在靠本能机械地做着运动。而支撑着整个身体的,只是一个信念——老子要救出同伴。

哪怕身体残破不堪,哪怕再看不见明日朝夕,我也要救出同伴。就在今晚。

“呵呵,多串...

© 沈三莫 | Powered by LOFTER